汉中第一网

搜索
更多
猜你喜欢
查看: 20168|回复: 1

[焦点] 韦神爆红,我们在惊叹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1 10: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头蓬松的头发、一个双肩包,一手拿着一瓶1.5升装的矿泉水,一手拎着塑料袋装的三个大馒头,面对采访,眼神羞涩,语气淡定……近日,北大数学大神韦东奕接受采访的视频,刷了屏。
  一开始在某平台刷到韦神的采访,我以为是自媒体编造的段子。但随后看到陆陆续续的报道,韦东奕连续拿过两届国际数学奥赛冠军,保送北大,毕业后留校当了助理教授,现任数学科学院微分方程教研室研究员……
  大神真的是大神,就是这么朴实无华。终究是我看过太多世俗,不自觉地肤浅了。
  这短短十几秒的视频,像是夏日午后的一道闪电,击破闷热和烦躁,清爽了很多人的内心和灵魂。那么,人们在惊叹什么?
  我想,不只是韦东奕身份和形象的反差。我们其实也是在惊叹:原来,人还可以这么专注地、纯粹地活。
  在他的世界里,数学是兴趣、是专业、是工作,也是那个至高的存在,其他的一切,似乎都是为这个存在而存在。食物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提供继续遨游数学海洋的动力而已。
  我突然有种恍惚,他让我们重新看到了象牙塔的模样。虽身不能至,但心向往之。
  近年来,所谓高等学府,在很多人看来,似乎只是意味着一份光鲜学历,一块敲开大机构、大平台、大厂的敲门砖。但却忽略了,象牙塔的本质是塔,是指引,是方向,是光亮。它不仅是知识的殿堂,还该是我们精神的向往。
  我突然想,韦神会缺钱吗?
  论工作,他是北大的助理教授,年仅30岁;论能力,他随随便便去教育机构讲个课、开个讲座,都是一笔不小的出场费吧?他完全有能力、有机会赚钱,但是他更爱数学。
  我也在想,韦神会对最近热议的躺平怎么看?
  但韦神可能压根就不知道、没听过躺平这个词。他有自己的数学世界,他在那个世界里肆意驰骋,网络上的那些嘈杂喧嚣,对他来说都是多余的计算和符号,完全可以删繁就简。有矿泉水加馒头这样的“简易公式”,就够了。
  去年10月,同样是在北大,一篇题为《门将扑出30球,中文男足0:12憾负医学》的文章走红。文章以幽默、犀利、风趣的言辞,对中文系男足比赛失败进行了自嘲式的解读,获得点赞无数,网友纷纷感叹,“文章比比赛还有意思”。
  北大中文系男足没能赢在赛场上,但是却赢在了网络上。彼时,网络正值“内卷”当红,这一篇文章中传递出的豁达与追求足球本身的志趣,犹如秋日晴空万里,天高云淡,令人释然。
  当我们学习数学,是在享受数学本身,还是只看分数?当我们在踢球,是在享受足球本身,还是只看输赢?
  或许,一开始整个世界就颠倒了。这才是那么多烦恼和焦虑的本源。
  前不久,一位师友和我探讨“年轻人如何反内卷”。我说,真正能够抵抗内卷的,是一个人发自内心的兴趣、热爱和探索欲。不然,无论你到了世俗评判下的哪个层次,都依旧会迷茫、焦虑,失去方向和动力。
  刘慈欣有一部短篇小说叫《朝问道》。故事设置了这样一个场景:在世界上最大的粒子加速器——爱因斯坦赤道即将启动探寻宇宙大一统模型的时刻,宇宙的排险者出现了,他们有着超文明,知晓一切科学真理。
  故事给了一个选择题:如果告诉科学家宇宙的终极奥秘,但前提是科学家知晓后就会消亡,愿不愿意?令人惊叹的是,各个领域的科学家们纷纷选择了愿意。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我为这样的求知精神和专一目标所震撼。
  我等凡人当然不必像那些科学家一样,但是我们是否有自己的所爱,有一个目标,有一个想要的答案,并愿意为之孜孜不倦?
  这当然不是提倡年轻人去喝凉水、啃馒头,而是学会用专注对抗躺平。热爱你所热爱的,并为之付出激情和专注。你如春风般走过,一步一个脚印,自有一路花开。
  内卷尚热,躺平又起。或许,药方不在别处,就是我们自己。(原创  澎湃新闻 与归)
 楼主| 发表于 2021-6-1 10: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汉中房产信息网
  门将扑出30球,北大中文男足0:12憾负北大医学!

  2020年10月17日晚6点,中文男足迎来了2020年新生杯的首秀。又一次凑齐11人首发的他们昂首阔步地走入球场,在80分钟内被医学连射40多脚,却只丢了12个球。本轮战罢,中文男足凭借积0分、净负12球的战绩,排名20支参赛球队的倒数第一。
  赛前,中文男足的目标是让医学男足以11:0的比分击败自己,从而为中文系110周年系庆献礼。不曾想,医学众将把中文系的历史想得过于悠久,打进了12球。中文男足超额完成任务,提前为120周年系庆献礼。
  1
  中文与医学的渊源,可以追溯到民国时期。在2018年北大杯中文对阵医学的比赛前瞻中,老队长邓香兰对此进行了详尽的考据:
  中文和医学历史上有三次交手。第一次是鲁迅弃医从文,并说出“学医救不了中国人”的旷世名言;第二次是余华弃医从文,写出《活着》《许三观卖血记》等优秀文学作品;第三次则是2017年北大杯,中文0:5败于医学。从历史交手来看,中文两胜一负略占上风。
  那场比赛,中文男足在最后15分钟连丢3球,0:3负于医学。因此,在本场比赛之前,中文与医学的历史交锋战绩是两胜两负,勉强打成平手。
  然而,鲁迅先生早已去世,余华老师年过花甲,帮助中文男足把输球控制在个位数的金正洙、余栢耀、李述训、白升圭等人也刚刚退役。
  队长程志鹏作为中文系学生会前任主席,深知“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道理,明白中文男足已无力回天,便忙着找工作,把球队大小事务交付刚上大二的陈晔晗。
  陈晔晗还没到为保研、找工作、买房焦虑的时候,斗志昂扬,立志要打造一支史上最强的中文男足。
  2
  一位长者曾经说过,一个人的命运,不仅,也要。陈晔晗的雄心壮志,在历史的进程面前,被击得粉碎。
  众所周知,中文男足的兴衰,取决于球队中外国人的数量。外国人多,中文男足就能少输几个;外国人少,中文男足就连人都凑不齐。
  在2020年的国际形势下,陈晔晗、王少坤等招新骨干被迫放弃了国际化路线,转而专注发展国内青训,希望培养出本土的优秀年轻人。经过不懈的坑蒙拐骗,中文男足终于招到了9名来自国内的新生,近十年来首次实现全华班。
  来自黑龙江的丰瑞是最早加入球队的新生。他不仅有北大通知书,还有女朋友。而其他学长,不仅大概率拿不到北大研究生的通知书,还都没有女朋友。丰瑞决心要秀这群loser学长们一脸,准备把女朋友带到场边观战。然而,由于疫情原因,每场比赛只允许5名观众入场。
  为此,丰瑞放出豪言:“帮我把我女朋友整进来,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MVP。”
  远在青海的邓香兰放下手里改到一半的历史试卷,在群里耐心地向丰瑞讲解了名宿胡老师、余栢耀、周冠麟带女朋友到场边看球,然后分手的故事。丰瑞大吃一惊,连忙以天气转凉为由,劝女朋友勿来观战。
  来自内蒙古的新生郎大状热爱运动,本届新生杯,他同时参加了足球、篮球和排球。在足球比赛之前,他已用出色的表现帮助中文生物男篮联队和中文排球队输掉了比赛。
  老将陈龙听说这件事之后,暗地里跟陈晔晗商议:“要不我们把郎大状摁在替补席上,这样或许能打平。”陈晔晗点头称是。
  正当二人商议妥当后,足协传来消息:新生董逸宸的报名信息有误,不得上场。因此要使场上还能留有11个人,郎大状必须出场。这意味着,中文男足此战必败。
  陈晔晗在宿舍点起了一根烟,他的心,就像首都的秋夜一样微凉。
  3
  面对医学强大的攻击线,中文男足排出了5-2-3阵型。老将陈龙镇守大门;跑不太动的老博士金梦城带着没踢过球的新生齐家平、秦宇航、庞翔升和陈佳豪蜷缩在禁区内;陈晔晗和自带输球属性的郎大状组成双后腰,陈晔晗负责贴身防守郎大状,避免他打进乌龙;孙钰淇、丰瑞和董劲松则在前场乱跑,负责让医学看不出中文男足的战术。
  场边的老生袁睿想起了赛前丰瑞的豪言,又看见旁边站着的女生,向丰瑞大喊:“MVP!别忘了!”
  不曾想,丰瑞的女友真的因为天气寒冷未能到场,那位女生是医学的领队。丰瑞听到袁睿的话后,一头雾水,把球传给了医学前锋。医学球员一脚爆射,球飞入死角。中文0:1医学。此时,比赛刚刚过去了一分钟。
  医学前锋破门瞬间
  丢球后,前锋董劲松决心有所表现。他接到丰瑞的传球,想用人球分过突破医学防守队员,结果人过去了,球留在了医学队员的脚下。医学迅速反击,门将陈龙迎着医学前锋果断出击,将球稳稳抱在怀里。
  场边的中文替补席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陈龙一手抱球,一边对替补席作出手势,示意这是基操。随后一个大脚踢呲,把球送到医学前锋脚下,医学前锋推射近角稳稳命中。中文0:2医学。
  连失两球,中文男足新生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场上的陈晔晗安慰他们:“才两个球,问题不大。”他因为说话,补防慢了一步,医学前场小范围配合打成。中文0:3医学。
  陈晔晗嘴上说着没事,心态早已崩溃,没多久就崴了脚,下场休息。领队王少坤见陈晔晗伤势严重,连忙让袁睿自己把自己换上场,而他则和老生龚喆、王涵思去隔壁小卖部买冰棍给陈晔晗冰敷。
  过了一会,他们三人一人叼着一根冰棍走进了球场,把剩下的一根递给了陈晔晗。陈晔晗翻了翻白眼:“怎么不多买两个,全敷了我吃什么?”众人开始插科打诨,场边充满了快乐的气氛。
  王少坤突然想起来场上还在比赛,一问比分,中文已经0:6落后了。这个比分也保持到了中场休息。
  4
  自2016年新生杯以来,中文男足从来没有在单场比赛中丢10球以上。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全场比赛将丢掉12个球,成为近5年来最耻辱的比赛。
  老将陈龙为大家打气:“2016年新生杯,国关上半场也进了6个,下半场我们7打11,只让他们进了3个,咱们11打11,怕什么!”大家听完陈龙的演讲,斗志昂扬,准备守住尊严,不被上双。
  下半场刚开场,老生金梦城和袁睿由于斗志过于昂扬,一个抽筋一个拉伤,被张佳良和周冠麟换下。
  王少坤及时在群里通报了这一信息。胡老师看见有人受伤,立刻开始说教:
  缺少了两大后防主力的中文男足已经完全无力阻挡医学如潮水般的攻势,眼看着就要彻底崩溃了。这时,医学本着“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原则,换下了几位主力球员,让替补球员登场试炼。
  然而,医学的替补球员也很强,越战越勇,连进6球,比分定格在0:12。
  赛后,陈龙统计了一下对面的射门次数,发现医学一共射门40余次,却只进了12球。在中文系学习理科的他算出了自己的扑救能力——平均每2.67分钟可以扑出一球。因此,在此后的比赛中,只要保证对方每2.67分钟只射门一次,他就能力保球门不失。
  袁睿由于伤势严重,躺上了救护车。大家纷纷在群里安慰他,只有胡老师乐观地表示:“躺在救护车上还能打字,说明手和脑子没坏。”邓香兰也顺势调侃到:“说不定你去北医三院看病的时候,那个医生就是医学男足的,只不过因为今晚值班,所以没能来踢比赛。”
  所幸,陈晔晗、袁睿、金梦城的伤势都不算严重。远在香港的余栢耀向伤员们发来了慰问,对新生们表示了鼓励和期望,新生们纷纷表示收获到了快乐,下次还来。
  队员们兴高采烈地进行了合影,来纪念这场时间最早的百廿献礼。照片中只有周冠麟神色严峻,因为即使伤了这么多人,下场比赛,还是轮不到他首发。
  不论如何,还是提前祝中文系120岁生日快乐罢。(来源:Just Lose It)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