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第一网

搜索
汉中第一网 首页 汉中新闻 查看内容

“中国大鲵之乡”汉中,上万户养殖户的命运与探索

2023-10-13 13:44| 发布者: adminlg| 查看: 3| 评论: 0|原作者: 王明平|来自: 红星新闻

摘要:   一场烟雨过后,远方的秦岭山系犹如一幅水墨画,海拔高的地方已有少许积雪。初秋的汉中,层林初染,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目前,汉中平原正是丰收季节。汉江两岸水系发达,上万个娃娃鱼养殖场星星点点地散落 ...
  一场烟雨过后,远方的秦岭山系犹如一幅水墨画,海拔高的地方已有少许积雪。初秋的汉中,层林初染,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目前,汉中平原正是丰收季节。汉江两岸水系发达,上万个娃娃鱼养殖场星星点点地散落其间。
  野生“娃娃鱼”学名大鲵,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而养殖娃娃鱼是陕西省特色渔业重点发展品种——全国养殖娃娃鱼总存量6000万尾,陕西占5000万尾左右,娃娃鱼苗种数量和商品娃娃鱼产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70%。
       “中国大鲵之乡”汉中,上万户养殖户的命运与探索
  娃娃鱼亲本(种鱼)。红星新闻记者王明平摄
  汉中是陕西人工养殖娃娃鱼的主产区,也是全国人工养殖娃娃鱼的最大产区,目前有超过10000户养殖户在养娃娃鱼,其中养殖规模100万条以上的有七八户。陕西年产幼鲵苗1600万尾左右,汉中就占1400万尾左右。2010年,汉中市被原农业部授予“中国大鲵之乡”称号。
  在这里,娃娃鱼养殖曾经创造一个又一个“财富神话”。2008年,从陕西汉中娃娃鱼养殖基地引种,一条10斤左右的娃娃鱼亲鱼(种鱼),售价2万元左右,最贵时一啤酒杯的鱼苗要卖10万元,而流向餐桌的人工养殖娃娃鱼售价也在每斤1000多元。“不少人养种鱼卖鱼苗,养殖娃娃鱼发了家。”当地一名养殖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娃娃鱼人工养殖刚起步那几年,一些善于把握机遇、率先掌握饲养繁殖技术的养殖户,个个赚得盆满钵盈。
  拐点出现在2013年。从这一年开始,此后十年来,人工养殖娃娃鱼的价格一路下跌,从每斤超过1000元,最低跌至每斤25元。在汉中,如果购买量大,批发价甚至可以降到每斤20元以下。
  从曾经的高利润项目,到如今跌至谷底的低价,随着养殖娃娃鱼“身价大跌”利润锐减,许多养殖户陆续减产、退出或者转型。近日,红星新闻记者前往陕西汉中,实地探访“中国大鲵之乡”娃娃鱼养殖现状,以及面对市场变化的应对和转型探索……
  实地探访:
  当地共有上万户娃娃鱼养殖户
  曾创“财富神话”,小养殖户在逐渐退出

  身材扁平、四肢粗短、皮肤滑腻、行动缓慢……大鲵,又被俗称为娃娃鱼,这个曾与恐龙生活于同一时代的两栖动物,虽其貌不扬,但因丰富的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被人们称为“水中人参”。
  在陕西汉中市,娃娃鱼是常见物种,有上万户养殖户养殖娃娃鱼。在众多养殖户眼中,娃娃鱼养殖曾是“高利润”项目,但如今早已风光不再。
  今年9月18日,忙碌一上午后,汉中市勉县养殖户老唐将80多件娃娃鱼批发完,锁上大门离开养殖场,返回县城找人喝茶谈事。而在10年前,养殖户大部分时间都得守在养殖场。
  和老唐一样,当地很多娃娃鱼养殖户一般上午发货,下午到城里喝茶,通过网络或者电话接单。曾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财富神话”的娃娃鱼养殖行业,如今在老唐等人口中已变成一个利润低甚至不挣钱的行业。
  “现在不像10年前,市场不行了,生意不好做,养娃娃鱼不挣钱,发完货我就走了。”电话中,说起娃娃鱼养殖,老唐大倒苦水。
  现在老唐每年养殖娃娃鱼10多万条。他主要以批发为主,也会收购一些养殖户的娃娃鱼销售。他介绍,市场好的时候,自己每年养殖20多万条娃娃鱼,收入可观;现在市场不好,只有缩减规模,不敢大量囤货,担心砸在手里,“批发价20元左右一斤,前段时间还不到20元,有啥利润嘛?还好最近涨了一点儿。”
  红星新闻记者在汉中勉县、南郑、城固等地走访期间发现,当地养殖娃娃鱼批发价为20元一斤。量特别大可适当优惠,甚至可以低到20元以下。
  在勉县,养殖户王先生已退出娃娃鱼养殖行业两年了,“市场不好,价格一路下跌,很多像我这样规模小的都没养了,现在主要是大户在养。”
  王先生向红星新闻记者分析,小养殖户退出这个行业的主要原因,除了价格下跌,还有销售渠道不畅、养殖成本高等。“娃娃鱼养殖出来后,你没有销售渠道,只有低价卖给贩子(中间商)。贩子要赚差价。”在他看来,娃娃鱼养殖户管理得好能赚钱,管理不好就会赔钱,“这些年赚钱的还是多,娃娃鱼砸在手里赔钱的也不少。”
  据媒体公开报道,我国娃娃鱼人工驯养始于1978年,湖南省桑植县娃娃鱼研究所开始实施并成功突破亲鱼培育孵化关键技术,人工繁殖娃娃鱼。2000年左右,娃娃鱼人工繁殖技术基本成熟,各地陆续有人进入这一行业。从事娃娃鱼人工养殖,投入资金起步都要几百万元,养殖门槛很高。
  与此同时,《汉中日报》一则报道显示,由于具有较高经济价值,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个被称为“活化石”的物种被人为过度偷捕,加之江河污染,生态环境遭到破坏,致使种群数量锐减,许多地方资源枯竭,甚至濒临灭绝。
  当地养殖户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2008年从陕西汉中娃娃鱼养殖基地引种,一条10斤左右的娃娃鱼亲鱼(种鱼)售价高达2万元,一对亲鱼价格甚至达到10万元,而流向市场餐桌上的人工养殖娃娃鱼售价每斤也达1000多元。
  “不少人养种鱼卖鱼苗,养殖娃娃鱼都发了家。”一名养殖户说,娃娃鱼人工养殖刚起步那几年,一些善于把握机遇、率先掌握繁殖技术的养殖户,个个都成了赚得盆满钵盈的“暴发户”。娃娃鱼人工养殖“暴利期”,一直持续了10来年。
  从2013年开始,人工养殖娃娃鱼价格“断崖式”下跌,由原先每斤1000多元,跌到每斤200-300元。这还只是开始,随后几年,价格更是一路狂跌,到现在每斤20多元。
  养殖户们分析认为,养殖娃娃鱼价格下跌,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前期娃娃鱼养殖回报利润大,导致从业人员不断增加,大量养殖娃娃鱼集中上市,造成市场饱和,销路不畅;二是消费群体减少,娃娃鱼延伸产品不多,消费热潮退去后,价格必然下跌。
  鱼苗繁育:
  曾经一啤酒杯的鱼苗卖10万元
  如今批发一两元一条,大户仍在坚守

  川陕交界处,海拔2291米的龙头山云雾缭绕,峰顶忽隐忽现,如巨龙翻腾,这也是“龙头山”一名的由来。
  山下一处深山峡谷,溪水潺潺,这里是汉中市龙头山水产养殖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头山水产公司)位于小南海镇的娃娃鱼繁育基地。
  位于龙头山下的娃娃鱼繁育基地。红星新闻记者王明平摄
  连续两天降雨后,今年9月19日,龙头山下河道涨水。70岁的程开茂放心不下繁育基地里的亲鱼,专程前往察看。
  繁育基地距离汉中城区有60多公里。程开茂几乎每周都要来看看,心里才踏实。得知他要来,管理员王廷祥夫妇早早打开门等候。
  “老程总好!”王廷祥笑着跟程开茂打过招呼,两人便一前一后走进基地。“这个池子水太浅了,要加点儿水。最近娃娃鱼正在产卵,要多注意。”一路上,程开茂细心地叮嘱王廷祥。
  雨过天晴,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一些娃娃鱼笨拙地从洞口爬出,在洞口不远处沙地上游走,一些娃娃鱼悄悄将头探出洞口觅食。一见人来,便游回洞里藏起来。
  “这是公司的繁育基地,总共有2000多个鱼窝子,可以养1000多对娃娃鱼亲鱼,每年产鱼苗10万尾以上,高产情况下可达到20万尾以上。”程开茂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这个繁育基地大大小小数百个池子里,养殖着上千条娃娃亲鱼,重量在10斤至30多斤不等。   

  每年8月中旬至10月中旬,是娃娃鱼繁育后代的季节。这个季节,王廷祥夫妇守在基地内,随时关注娃娃鱼的情况。“20条亲鱼住在一个池子里,每个池子里有10多个仿生洞穴,洞穴上方设置有观察孔。”说着,王廷祥揭开一个观察孔察看,在已经产卵的“鱼窝子”旁边做上记号。
  据介绍,大鲵排卵受精是在水中进行。雌性大鲵在雄性大鲵的刺激下排卵,雄性大鲵排出的精子与卵泡相遇后刺破卵膜与卵子结合,即成为一个受精卵。完整的大鲵受精卵要经过40-60天孵化,还要根据水温情况才能完成胚胎发育,这个时期对水质、环境、温度要求比较严格。孵化出的鱼苗和蝌蚪一样,来年春天气温升高,已发育的幼苗就可以到外界活动寻找食物。
  “这个季节是娃娃鱼产卵季节,我们每天早、中、晚都要来察看情况。最早一批娃娃鱼已产卵,有的鱼苗已经开始孵化。”王廷祥介绍。顺着他的指引,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一些“鱼窝子”里娃娃鱼排出一串串卵泡,幼苗正在孵化,“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来捞鱼苗了。”
  娃娃鱼的卵正在孵化。红星新闻记者王明平摄
  在繁育基地走走看看两个小时,程开茂心里踏实多了,对王廷祥夫妇的管理很满意。“今天我们看了一下,有几十个窝子的娃娃鱼开始产卵了,苗子成活状况不错。”程开茂说。
  程开茂,是汉中市最早一批娃娃鱼养殖户之一。据他介绍,这个繁育基地是他们一家“娃娃鱼养殖梦”开始的地方,建于2006年,整个基地占地27亩,总投资300多万元。下一步将进行扩建,扩建后年产鱼苗可达1000万尾,作为全国娃娃鱼鱼苗繁育基地。
  “娃娃鱼鱼苗最贵的时候,用一个啤酒杯装一杯鱼苗要卖10万元。现在不值钱,批发价就一两元钱一条。不管值不值钱,都要把它管理好。”程开茂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曾经繁育技术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掌握,现在这项技术已不是秘密。在他看来,虽然如今娃娃鱼鱼苗不值钱,近些年鱼苗繁育规模也有所减小,但无论如何,这些亲鱼和鱼苗是养殖发展的根本。
  转型探索:
  “养殖户大的越大,小的越小甚至退出”
  专注于大鲵活性肽提取研发

  在陕西汉中,80后程虎是大家熟知的人物,被当地养殖户亲昵地称为“娃娃鱼王子”。
  2006年,程虎放弃年薪20万元的工作返乡创业,从父亲程开茂手中接过“接力棒”,从此与娃娃鱼养殖结下不解之缘。
  经过17年打拼,他积累财富成立公司,还带领17个贫困村1000多户村民脱贫致富。如今,他已成为娃娃鱼养殖行业的“领军人物”,不仅是龙头山水产公司董事长,还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副主任委员、陕西大鲵科技联盟理事长、汉中大鲵产业协会会长。
  汉中北依秦岭、南屏大巴山,是长江最大支流汉江的发源地,这里河流水系发达。程虎的公司就坐落在汉江江畔,是一家以渔业为主的企业。公司门口,一个以娃娃鱼为原型的吉祥物“鲵小龙”尤为可爱。公司驻地周边就是娃娃鱼养殖基地和生产加工车间,不时有旅游大巴进出。工作人员介绍,这是旅行团前来参观,参观结束旅行团一般在此就餐,品尝娃娃鱼,也会购买娃娃鱼延伸产品及当地的一些土特产。 
  除了旅游大巴,还有货运车辆前来批发娃娃鱼。“昨天卖了1万多斤,今天也卖了1万多斤。每天都在卖娃娃鱼,少的时候一天几千斤,多的时候一天一万多斤。”程虎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整个陕西汉中,目前有超过10000户养殖户在养殖娃娃鱼。其中,养殖规模超10万条的有50多户,养殖规模100万条以上的有七八户。
  而程虎的公司每年养殖娃娃鱼规模在300万条以上。他介绍道,“目前,全国养殖娃娃鱼总存量6000万尾,陕西占5000万尾左右,年产幼鲵苗1600万尾左右,汉中占1400万尾左右,娃娃鱼苗种数量和商品娃娃鱼产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70%。现在的情况是,养殖户大的越大,小的越小甚至退出,这个是必然的。”
  “咱们本来就养鱼,把鱼养好就能赚钱。”程虎坦言,虽然外界觉得娃娃鱼市场低迷,但他们公司养殖的娃娃鱼依然有利润空间。
  在生产加工车间,工作人员正忙碌着,有条不紊地将娃娃鱼原料进行深加工。“主要是提取活性小分子肽。”程虎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从当初销售娃娃鱼鱼苗、成品鱼,到冷鲜分割肉、鲵肽酒、大鲵酱、大鲵月饼、大鲵粽子、大鲵肉丸等加工产品,再到活性小分子肽提取,公司的娃娃鱼延伸产品研发向着集约化、精细化、标准化迈进。“如今企业已经是3.0时代,我们专注做一件事:活性小分子肽提取和研发。”
  “一枝独秀不是春。”程虎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公司的冷鲜分割车间已转让给一位同行,并已逐步放弃鲵肽酒、大鲵酱、大鲵月饼、大鲵粽子等技术含量不高的产品。“我是会长,不能什么都去做。我要引领大家,把一些产业分给别人做。别人做不了的我才去做,做一些有技术含量的产业。”据介绍,其公司精深加工项目目前年产值约1亿元,养殖娃娃鱼6000多万元产值,加起来一年有1.6亿元。
  这些年,程虎曾到西北工业大学、清华大学、四川大学等高校进修学习。而萌发娃娃鱼精深加工这个想法,源于他的一次考察。2016年,程虎前往美国考察学习,当时,斯坦福大学以及加州大学的食品学院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专家们说,娃娃鱼吃了太可惜,应该提取有价值的产品。”
  回国后,龙头山水产公司先后与陕西理工大学、陕西功能食品工程中心等专业团队合作,对大鲵皮、皮肤分泌物、肉、油、骨骼和血液开发利用等进行研究。
  研究团队进行“大鲵肉肽缓解体力疲劳功能动物试验”取得成果,团队将样品送检,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食品化妆品检验检定中心检验(功能学试验)报告显示,依据《保健食品检验与评价技术规范》(2003年版)中“缓解体力疲劳功能评价方法”可以判定,“大鲵肉肽”具有缓解体力疲劳功能;此外,该团队还进行了“大鲵肝肽对化学性肝损伤有辅助保护作用动物试验”。上述中心检验(功能学试验)报告显示:依据《保健食品检验与评价技术规范》(2003年版)中“对化学性肝损伤有辅助保护功能评价方法”可以判定,“大鲵肝肽”对雄性小鼠具有酒精性肝损伤辅助保护功能。
  从娃娃鱼身上提取的活性小分子肽。红星新闻记者王明平摄
  有了这些研究成果,让程虎坚定了信心。2022年,他购置设备开始进行娃娃鱼活性小分子肽提取。下一步,他准备在汉中当地食品园区建厂,拟建10条生产线进行活性小分子肽提取,“整个项目计划投1.2亿元,预计一年有5亿元产值。”
  行业未来:
  多地政府积极组织研讨制定政策
  应对行业阵痛力促高质量发展

  对于人工养殖娃娃鱼行业的前景和未来,程虎充满信心。“我感觉我能做好。没有好的产业,也没有坏的产业,就看谁干,怎么干,这很关键。”他对记者表示,活性小分子肽在食品、保健品等领域应用广泛,他和很多公司展开合作,已签下2024年的订单。
  在他看来,娃娃鱼很有价值,能在几亿年的大浪淘沙中繁衍存活下来,有很多特殊性,《山海经》《本草纲目》等典籍也都对其有所记载。随着科技进步,娃娃鱼的价值逐渐被人发现,“现在是芯片时代,我们不能用传统思维看待它,要去创新、突破、发展。我选择和有情怀、有水平的专家教授团队共同去完成。”
  实际上,面对人工养殖娃娃鱼行业阵痛,小养殖户缩减规模甚至退出,大养殖户尝试转型创新突围,一些地方政府也看到了行业的痛点和难点,制定出台了政策,力促娃娃鱼养殖产业高质量发展。
  今年3月10日,湖南桑植县召开大鲵产业高质量发展研讨会,分析研判养殖大鲵产业的发展形势,寻求产业发展之路,做大娃娃鱼产业。
  今年5月,陕西省农业农村厅渔业渔政局两次召开全省大鲵产业高质量发展座谈会。陕西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提出,要加快绿色可持续养殖技术和精深加工技术研发,尽快制定娃娃鱼繁育、养殖、加工等技术标准,填补产业发展空白,进一步提高陕西大鲵在全国大鲵产业的引领地位、标杆地位、龙头地位。按照苗种、养殖、市场“三条线”,研究制定产业发展方向,做强做大大鲵产业。
  相关负责人还表示,此外,政府、协会、企业要“齐发力”,全盘考虑大鲵产业高质量发展,抓紧制定娃娃鱼产业5年发展规划。陕西省还将持续加强娃娃鱼野外种群的保护,做好野外种群及栖息地保护工作;还要加强政府、协会和企业之间的联动合作,推动娃娃鱼产业与文化旅游产业融合发展;要加大娃娃鱼全产业链技术研发,加快绿色可持续养殖技术和深加工技术研发,促进大鲵产业高质量发展。
  今年9月27-28日,河南省洛阳市将举行“伊水大鲵健康产业发展研讨会”。洛阳市农业农村局目前已邀请业界专家、养殖企业代表前往洛阳,共商娃娃鱼产业振兴大计。
  对于娃娃鱼这个产业,程虎信心十足。他认为,只要有创新和突破,未来整个行业仍将是一片“蓝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返回顶部